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注册 找回密码
头条 首页 天下资讯 综合资讯 热点资讯 查看内容

混饭吃(小说)

2022-8-6 11:50| 发布者: 今日网| 查看: 500| 评论: 0

摘要: 作者/董林(原创小说,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。盗版可耻,绝不姑息)仁县南城,民国初年有块臭地,全城人的粪都收到这地方,再运出城。这地儿就被叫做臭地,没有街名不入流,混在这旮旯的被视为下等人。城里人心情不好

作者/董林(原创小说,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。盗版可耻,绝不姑息)

仁县南城,民国初年有块臭地,全城人的粪都收到这地方,再运出城。这地儿就被叫做臭地,没有街名不入流,混在这旮旯的被视为下等人。

城里人心情不好,便来南城臭地逛几圈出气,瞟白眼骂闲话,没人敢还嘴。这块地儿的人,逆来顺受,怎么着都成,能混一碗饭吃就得。

城外乡下人老实巴交,到了臭地,也不给摆摊儿的好脸。没辙,落脚不入流的地儿,就这德行。想活着有一口饭吃,就得接着那些冷脸闲骂。南城臭地有自己的规矩,随便骂人,但一般不得动手打人,忌讳打人是臭地最后一点人味。

干活儿的板凳想一想,就动了气:五行八作落在臭地,就不是人了,没人拿你当人。板凳是精木匠,去大户人家干活,被诬陷偷拿了细软,下了民国大牢。

板凳刑满放出来身子骨垮掉,跑到臭地卖丑木墩熬生活。从不提起大狱里的事,只是嘟囔,人在笼子不如鸟。

说书的铜嘴袁,能说全套水浒传,遇到砸场子的走慢一步,被混混一顿暴打,瘸一条腿。没了身段和气力,说不成大书,窝在臭地说小段混饭吃。他总发狠:不说书了,打今儿起再也不说了,这回真不说了。

铜嘴袁天天发誓不说书,末了还得在臭地,摆上一张窄吧丑陋的小桌,说小杂段子。

二武松过去是大宅门的武师,吃香喝辣,人前人后受待见。可是汉阳造的快枪多了,武师的路就窄了。老爷不信枪,带着武师走老虎口,遇上土匪。二武松提起朴刀奔过去,人家卧倒一排枪打过来,他跳下沟底保住命。土匪开枪将二武松压制在沟底,另几个人上去劫走老爷和货物,上了山。

只因山上大当家练过武功,不想伤有功夫的武师,打劫的二将才没让兵丁朝沟底扔手榴弹。大户花重金赎回老爷,货物白送,武师丢尽脸面,卷铺盖出门滚蛋,不敢走江湖担心被人耻笑,溜到臭地来卖艺。

收了书摊的铜嘴袁跟二武松嘀咕:人家板凳是大木匠,气性大,不骂人,骂了他木墩也不成。二武松苦笑着点头,摆弄着手里的银镖。

板凳说:铜嘴袁,你说一百单八将的故事俺爱听,说木匠不中听。俗话说,粗活大木匠,俺是精木匠,做的是细活。隔行如隔山,木匠行你不懂。

铜嘴袁一拱手说:板凳真是上等木匠,这不假,还有一张好嘴也不假,说出来一套一套的。板凳要是改说书,俺铜嘴袁就没饭吃了。

下雨了,臭地乱摊子纷纷收起来。说书的铜嘴袁,木匠板凳,练拳脚卖艺的二武松,三人唠着杂嗑,夹起东西,回洗粪车臭水沟子边搭起的大烂棚。

不一会儿,拉胡琴的沈不响,卖野蝈蝈的穆虫虫,卖假药的丁不次,骗子老吴,流氓碰瓷儿打架的金狮子,小杂偷黑眉毛和豆腐脑也回来了。大棚子另一边,洗脏衣服的吴大脚,茶楼陪客的方花妖,卖糖棒的苦丫头也进了棚子。

老哥们儿早就说好,烂棚子如宫殿,彼此出来进去必称爷,每天还得喝两口天赐御酒。将空酒壶摆在破地桌上,没有酒浆只闻余味。混到不入流的下等人,彼此高门大嗓称呼着爷,说着杂七杂八,张三李四,真真假假,南北西东,古今文武。

正说着乐呵,二武松忽然落了泪,指着丑陋空酒壶说:闻到老酒味,俺想起在大宅当教师爷,排场得很。五荤六素,要啥有啥,过日子顶天也就这样了。这辈子要是再喝回开坛酒,吃一满桌子菜,闭眼也值了。

卖假药的丁不次问:啥叫铁布衫?真能刀枪不入?快枪也打不透?二武松没搭理他,低头不吱声。丁不次掏出小酒壶,抿一口烧酒说:怕是半真半假,武林说得厉害,真格时就剩半真,说到底花架子多些。

二武松要起来揍丁不次,被铜嘴袁拉住。低声说:拉倒吧,这小子不好惹,兜里藏着一颗手榴弹,不知是真是假。二武松一听手榴弹,本能地哆嗦一下,不再拉功夫架子了。

铜嘴袁看二武松消停了,跟着也掉了泪: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。当年说大书,满堂彩,吃喝不算事,如今让俺吃饱烙饼炒菜,喝高末儿,在上等台场说整本水浒传,有能人镇场子,就别无所求了。

板凳说:俺做的那些雕花大床,俺没睡过一次,就是不稀罕。睡再讲究的床,睡不香又有何用?俺要是真有二两老酒喝,弄俩小菜,听段小戏,贴枕头便睡得酣,那才是金不换。

卖蝈蝈的穆虫虫,用袖头抹眼泪说:俺祖上做官,俺蹲在臭地卖野蝈蝈。也没个屋里的(妻子),家族官爵可怎么传下去啊。

一边嗑瓜子的骗子老吴,“噗呲”一乐:穆爷,喝得了,咱回王府去?别整天晕乎乎,如今都民国了,哪还有你家的啥爵位?哈哈哈哈!流氓金狮子乐得喷出嘴里的酒,骂道:他妈的,王爷在此,没人下跪,啥臭德行。

黑眉毛和豆腐脑也凑趣,过来跟着嘻嘻笑。穆爷大怒:你们敢偷能骗带碰瓷,还住这臭地烂大棚?有能耐住驿馆大车店,住大宅院去。

金狮子摔了酒瓶,甩掉衣服,要拉架势打人。烂门帘子一掀,方花妖走进来。苗条的花妖,淡抹红唇,碎花旗袍,两步一摇。她冲穆爷说:你这话里是不是也带上了我?瞧着人模人样,咋也住大烂棚?就你能嚷嚷,看人家沈爷,一把胡琴走天下,闭口如金。

花妖迈着妖猫步,走到烂桌子旁,放下半瓶酒,一把炒花生。老哥们儿几个,赶紧给花妖让在“上座”,望着半瓶酒,个个馋得流口水。

花妖说:穆爷嫌弃臭地儿,可就这破地方也要出捐。大伙都愣了,不知详情。花妖吃了一粒花生,生气地说:是姚老刀大爷,民国仁县府要他助仁县剿匪,他便要筹剿匪粮草。我在茶楼听见,姚老刀打算在臭地收剿匪捐,一人两块钱。

大烂棚顿时炸窝了,老哥们儿气得骂:这个姚扒皮,爷一年在大臭地,才赚几个子,收两块银元,这是要了人命!花妖说:把这事告知几位爷,哪个是好汉当着姚老刀子骂去,到时候别带上我,反正我要离开臭地儿了。姚老刀子说了,各位爷敢不掏钱,一把火烧了臭地儿大烂棚。你们自个拿主意吧,别一个劲儿吵吵把火。

骗子老吴谄媚地笑迎过来,拿肩膀软绵地撞一下花妖披花巾的柔肩说:您这朵花要搬家,谁包了咱臭地美西施?俺也想包你,咋不答应呢?花妖扇老吴一巴掌,跟着啐他一口,扭着身段出了大烂棚。金狮子呆呆望着花妖背影,回手给了骗子老吴一记耳光。

穆虫虫说:臭地收捐,哪朝哪代有过?治安捐人头捐,少一个子了吗?这是不想让人活命。铜嘴袁气得说起三字书:姚扒皮,啃地皮,干着急,饿肚皮。卫生捐,治安捐,剿匪捐,这个捐,那个捐,没完捐,刮了骨,再抽筋,没人心。

总不吱声的二武松开口道:说气话不顶用,咱们得有个主意。几个老哥们儿相互对一下眼神,再悄悄咬耳朵,然后纷纷给沈不响单腿跪下,一起拱手说:咱们哥们儿推举你,为臭地五行八作大头领,去跟姚老刀子掰扯收捐的事。沈爷放下胡琴,扶起他们说:俺拉胡琴还凑合,上场面不会说话,办这事哪成?大伙又下跪,连骗子老吴,卖假药丁不次也跪下央求:不响不说才有内秀,沈爷得救救这块臭地。

不多时,大棚那边的方花妖、吴大脚、苦丫头过来询问有啥主意。吴大脚见状,拉着苦丫头也跪下。花妖说:你们这是在干啥?伙着起幺蛾子!遇到事大伙出头,咋都推给沈爷一人了?

苦丫头吓得直哭,连小杂偷黑眉毛和豆腐脑也害怕地哭了。耗子没窝,就知道哭,真他妈烦人。金狮子骂骂咧咧,上了高铺,点一只烟,冲花妖吐烟圈。

沈不响拉起几个孩子说:别哭了,大人能办的事,你们小孩子不用跟着操心。既然大伙信任老沈,那俺明天跟姚爷说去,看有没有别的法子。臭地有烂大棚十几顶,几百人总得有地儿存身活命啊!

花妖说:沈爷,您就是个拉土胡琴的,甭听他们舌头抹蜜抬举您。姚老刀子说一不二,狠毒着呢,他能听您说话?沈爷皱皱眉,摇摇头没吱声。

第二天,沈爷起得早,收拾一下,准备奔向城北姚老刀的宅院。临走前想说句话,棚里睡着的人,担心沈爷后悔,都假装熟睡闭眼不瞅他。沈爷叹口气,立起来走了。

骗子老吴手指张爷背影说:几位爷昨天就那么一瞎说,他还真把自己当个人了。臭拉胡琴的,饿得像只刀螂,人家姚大爷能搭理他。穆爷说:别看沈爷老实巴交,顶要面子的。面子比命还重,大伙张口求,他得去。

金狮子瞥一眼二武松。怪声怪气地说:动刀动枪这事,你去才是,怎么缩后面不吭声?铜嘴袁说:金爷,您说什么呢,二武松也就练架子,瞧着带劲儿,就像说书的张嘴百万兵,您看见我有一兵一卒吗?说起来千金万银,我这还饿着肚子呢。武架子也是这般,真动手不一定顶用。

金狮子哈哈大笑道:拉个架子,号称三十年功夫,走道晃肩膀子,闹半天还不如拉胡琴的,哈哈哈。二武松窝在破被里,不敢露头,悄悄叹气。
晚上,花妖来到烂棚说:杂八地两块捐免了。大伙惊诧地问:姚老刀子还真听劝,能放下私心?沈爷呢,怎么没回来?

花枝长睫毛上挂着泪说:沈爷或许回不来了,他到大熊沟子匪窝送信去了。全城没一个人敢去大熊沟子,都知道土匪杀信使。为啥非去送这个信?姚老刀子卜卦:“未下战书,出师不利”。姚爷信卦,一直等合适的信史出现。

花妖拿出土胡琴说:沈爷走时,让我带回这把琴。他说琴丑,可不走调不缺音。他说,也没别的东西,臭地这几月,与各位爷有交情,留下胡琴做个念想!

沈爷怕是回头不来了,土匪杀信使,沈爷也不例外,哥几个脸色不好,这天没摆上那把丑酒壶,喝空酒。默默坐着,想着沈爷的生死,还有自己的生死。

三天后,沈爷露了面,穿一身新衣服,还戴上一块怀表。沈爷笑呵呵回到臭地,把这里的人都下傻了。怎么可能,土匪蔡白脸杀了那么多信使,偏偏不杀沈爷,怎么能够?还给他换一身新,赏一只金怀表。

沈爷仍然不爱吱声,拎着胡琴去臭地一角等饭口。穆爷指着沈爷背影说:老实人没深浅,恐怕沈爷不一般,是蔡白脸的暗探。铜嘴袁说:依你这话,咱们可是都得罪了沈爷,没好果子吃。板凳说:还是等花妖回来再说,她知道事情多,这是怎么档子事啊?

二武松咳嗽着:按说沈爷不会害咱们,不过人活在世得防着点。穆爷说:我也甭卖蝈蝈了,到东城要饭去,睡大门洞子,也比哪天被蔡白脸来到大烂棚剁了强。穆爷收拾妥东西,拱手与铜嘴袁、板凳、二武松道别。

大烂棚里空气紧张起来。卖假药丁不次回来说:金狮子被官府戴镣铐抓了,说是通匪。老哥几个彼此瞧着,脸色涨红。铜嘴袁说:他一个流氓野碰瓷儿的,咋就通匪了?板凳说:莫非要一个个过堂?下几个就是咱们。

骗子老吴回来说:你们没出摊,不知道吧,南城传开了,沈爷是官府密探。蹲南城臭地卧底,抓人下狱小菜一碟。俺先走一步,不想进大牢,跟长毛耗子作伴。骗子老吴收拾铺盖卷,夹着走了。卖假药丁不次有点舍不得大烂棚,犹豫不决。

等到第二天,也不见花妖来说信,丁不次收拾一下假药,说离开仁县,得奔乡下去糊弄人。大棚另一头的苦丫头过来哭着说:花妖姐攀高枝走了,吴大脚也不回来了。

铜嘴袁说:古来没有不散的宴,都走吧,好在这块臭地走不了。板凳和二武松点头,也开始收拾。铜嘴袁说:都活到了这份上,怎么更怕死?不像个人样,反倒珍惜这条命。

当晚,沈爷没回大棚,被县长叫去县府做客。这一晚,铜嘴袁、板凳、二武松都没敢睡。

次日下午,沈爷回到大烂棚。一掀帘子,眼前空空荡荡,一个人影也不见。矮土桌子还在,老哥们儿全散了。沈爷摇头叹息,心里说:说古论今的老哥们儿啊,你们绑在一起,也不如一个花妖。只有她敢当面问我一声,是人是鬼!


本文由猎马号(www.iliema.cn)作者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观点。猎马网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鲜花
  • 【车主说车】5.39万喜提新款雷丁芒果,磨合300公里,车主深度评

    南方头条 发布于 2022-08-08 299人查看, 0 条点评

    【车主说车】5.39万喜提新款雷丁芒果,磨合300公里,车主深度评测后有话要说

    主流车有着适中的尺寸大小,价格合理也是它的一大特色,从而被很多家庭喜爱并且选择。就比如雷丁芒果这款车就经常被人提及空间问题。赶紧来看看它吧。 今天给大家挑选了一些车主的真实用户口碑。车无完车,只有适

    > 继续阅读

  • 8月6日,一则消息刷爆朋友圈,购置税减半优惠要提前结束了?

    南方头条 发布于 2022-08-08 1741人查看, 0 条点评

    8月6日,一则消息刷爆朋友圈,购置税减半优惠要提前结束了?

    相信今天很多小伙伴的朋友圈都被刷爆了,就是很多卖新车的销售人员发布了一张图,据称购置税减免额度已经用去了一大半,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果再不抓紧买,可能就享受不到购置税减半的政策了。而且销售人员还配上文字:

    > 继续阅读

  • 周鸿祎与雷军:相爱相杀(互联网20年简史)

    admin 发布于 2020-10-10 24253人查看, 0 条点评

    周鸿祎与雷军:相爱相杀(互联网20年简史)

    周鸿祎,1970年10月4日生,湖北黄冈人。他的女朋友胡欢有一个同事兼闺蜜,名叫张彤。这个张彤是湖北武汉蔡甸人,毕业于武汉大学。1996年初的一天,张彤邀请胡欢去她家吃饭,顺便叫上周鸿祎一道。周鸿祎很激动,因为 ...

    > 继续阅读

  • 9块9,到底赚不赚钱?

    admin 发布于 2019-11-19 24182人查看, 0 条点评

    9块9,到底赚不赚钱?

    作者|天涯住在十里村 来源|十里村(ID:shilipxl)你买过9.9元的产品吗?甚至更低,还全国包邮!我就买过许多9.9元的产品,不仅份量多,产品质量还很不错。除了关注产品本身是否物有所值以外,我更想问的是,做9.9到 ...

    > 继续阅读

  • 淘宝直播:90后初中毕业生带108个女主播年创3亿

    admin 发布于 2019-03-21 25141人查看, 0 条点评

    淘宝直播:90后初中毕业生带108个女主播年创3亿

    签约108个女主播,公司成立一年就营收3亿多,开创这家公司的CEO俞高洋才29岁,堪称年轻的成功一代。站在杭州滨江办公楼的阳台上,俞高洋感慨,几年前还在北漂住着6人间隔断房的自己,根本没想过有一天自己能成为淘宝 ...

    > 继续阅读

  • 联系我们

    手机版|粤ICP备17163672号|公安备案44030302000019号|粤ICP备19077312号|   

    猎马网 Powered by 猎马网

    © 2012-2021 www.iliema.cn

    返回顶部